爱做梦的凯洛

三矢 千羽 千夜 千寂 千翔 阡陌 千寻

【方王】恋人是个魔法师(end)

无敌最最俊朗:

前文连接:


1   2   3   4




9


第一步,李轩穿过墙壁确定房门到电梯门之间没人;
第二步,王杰希带着苏沐橙和楚云秀按电梯,确定电梯里没人;
第三步,两个姑娘贴边飞向摄像头,拉开纸巾挡住镜头;
第四步,动物们冲进电梯;
第五步,确定前台状况,出旅馆;
第六步:兵分三路,到附近公园集合。
一个简单明了的计划。
一个曲折漫长的过程。王杰希一向自认为世界上最有耐心的人(之一),在这个夏日午后,他的血与蓝在饥饿和各种麻烦的折磨下几乎告罄。
首先要应付的是来自联盟的电话。
冯宪君和他们住在同一家旅店,老人家要接待各国广告商,要和荣耀总部领导座谈,还要再开一次记者招待会,他需要喻文州,需要周泽楷,需要叶修,需要全体队员亮相,但他一个也找不到,只有王杰希肯接电话。
王杰希找了一些借口:决赛太累,精力透支,不睡三天三夜没法恢复,心情激动需要冷静……
“你们都年轻,来到国外就想出去玩吧?这些我都知道哦,我也年轻过。但队里的安排也要遵守,你们是代表国家的人,多少事等着你们做。”
楚云秀忍不住帮腔,“冯主席,让我们歇歇吧,实在太累了,至少让我们睡一天再说。”
“哈哈,云秀说得也对,我这里还有几个会议,明天再去看你们,你们不要随便活动,等我的通知啊!等等,云秀,你和杰希在一起?哦哦……我明白了,放心吧,我会保守你们的小秘密的,年轻人是应该以事业为重……”
“非跑不可。”楚云秀忍无可忍,用脚踩断通话。
其他人的手机早关了,只有王杰希的响个不停,记者们成吨的问题抛向一个人,动物们幸灾乐祸地看着王杰希答完这个答那个,口气越来越不耐烦,态度越来越敷衍,暗说活该。
忽然一个电话,只见王杰希变了个人,态度十分端庄,声音十分温和,神色十分宠溺。
“是方神吗?”李轩和动物们不禁大喜。
“好,英杰,我都听到了,你告诉大家专心练习,我很快就回去。”
“……”
微草大家长名不虚传。
如何出门是最大难点,动物们可以依靠速度迅速跑掉,不能保证王杰希不被敬业到半夜不睡的记者围住。
“乔装。”王杰希早就想到了解决办法,“我也打扮成记者混出去。”
“你的衣服看着像做生意的,不能穿。我去别的房间看看吧。”李轩迅速地穿过一道道墙壁,把国家队成员的房间看了个遍,这些房间基本连在一起,唯一一间隔着走廊的是两个姑娘住的,不用去。
“孙翔和黄少天的衣服像逃课的,方锐的衣服像送外卖的,唐昊的衣服像收保护费的,其余的人只带了队服。哦,周泽楷还有一箱联盟准备的,夸张得简直是走红毯的,更不正常。你还是穿我的吧,勉强像个记者。”这是李轩的结论。
“这种图案奇怪的紫色t恤加牛仔短裤?”到李轩房间拿衣服的王杰希欲哭无泪,这是什么鬼审美!
结果他穿着这么一套衣服,反戴着孙翔的帽子和楚云秀的大墨镜,背着张新杰的黑色登山背包,里面有所有人的手机和房卡。
“背上这个,乔装记者被拆穿,还可以乔装游客。容量大,有用。”这是荣耀第一牧师的意见。
王杰希还能说什么,他现在就是个架子,什么都能往上挂。等一下去便利店肯定还要挂五六个购物袋,活像第一次出国的暴发户。好吧,像什么都行,不像他自己就行。
夜黑风高,王杰希惊奇地发现,原来他也有猥琐的天赋,那迂回的走位,那碰到楼层工作人员时装傻的功夫,那面对大厅苦等的两个记者时大大咧咧的演技,活像方锐附身。
全员出发。
全员进入电梯。
全员冲向大门。
王杰希扮成一个不太会说英语的日本人和记者周旋,动物们矮着身子冲进夜色中,楚云秀和苏沐橙处理了摄像头的遮挡物。
“李,李!”王杰希压低声音,古怪地指着楼梯口大呼小叫。
“李轩!”两个记者跳了起来,“是他,等了一整天!终于看到一个国家队的!”
等他们跑进楼梯间,没看见李轩,再回过头,刚才那个怪模怪样的日本人也没影了。
楚云秀和苏沐橙坐在王杰希的帽子上,直到看不见旅馆招牌,才松了一口气。


10


“月色真好。”
李轩飘在公园中心最高的一棵树上,陶醉地欣赏近在咫尺的月亮和连绵如波涛的树冠。
树下的喧闹一分钟也没停过。
王杰希走了两个便利店,终于明白了张新杰说的“容量大,有用”,登山包像个无底洞,塞了各种食物还有两桶水,仍然没装满。
王杰希背着它,手里拎着另外两桶水还有各种塑料器皿,迈着沉重步伐活着走进公园,只剩一口气。
动物们嫌他慢,嫌他小气,嫌他没买这个没买那个。特别是叶修,首先伸出爪子。
“你要什么?”王杰希问。
叶修将爪子放到嘴边,吸了一口气,吐了一口气,又把爪子伸了过来。
“没有!”
王杰希大怒,一只狐狸抽什么烟!
“我说你就不能不双重标准的这么明显?”李轩从树上飘回来,看到王杰希带着方便手套给楚云秀和苏沐橙把饼干,面包和火腿切成整整齐齐的小碎块,拼出造型放在干净的碟子里,又把剩下的碎渣一股脑扔给方锐。
李轩不得不说话。
王杰希充耳不闻,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回旅馆,还是走远点找个旅馆躲两天。
饿得眼睛都红了的动物们终于吃饱喝足,他们不太好意思地各自跑远解决了排泄问题,一身轻松地围在一起,瞪着王杰希。
草地上一片狼藉,王杰希一面暗骂一面收拾,刚将所有垃圾装进垃圾袋,黄少天突然跳了起来,几爪子爬到树上,向远处张望。
“情况不妙啊。”李轩也飞了上去。
“非常不妙。”楚云秀说。
“真的不妙。”苏沐橙说。
“说人话。”王杰希说。
“有什么东西,孙翔和唐昊那样大小,数量在10以上,正在包围我们。”
孙翔和唐昊凶狠地冲他叫。
“这里不可能有狼吧?”王杰希说。
“有可能是流浪的野狗。”李轩说:“闻到了食物的味道,过来抢吃的。”
“你太天真了,明明是因为他们随地大小便,那些野狗认为自己的地盘被侵犯了。”
“好吧我承认你是对的,它们正用仇恨的目光盯着我们,而不是饥饿的目光。”
黄少天跳到王杰希头上狠狠地拍了一下。什么随地大小便!
叶修发出一声细长的低吼。
周泽楷、孙翔和唐昊勇敢地冲向那群野狗,张新杰和肖时钦紧随其后,喻文州不解地看着叶修,王杰希问:“我们为什么要打?不是该跑吗?”叶修拍拍脑袋,对喻文州和王杰希摊了摊爪子。
“他说他忘了这不是在打荣耀。”李轩翻译。
叶修点头,又指指附近一棵树,那里有个打扫落叶的扫把。
“他说反正都开了,你也去吧,那里有扫把。”李轩继续翻译。
叶修点头。
“简直荒唐!”王杰希挥着手说:“你,年老体弱,后边躲着去!喻文州!你爪子慢,别往前走!周泽楷肖时钦往后撤!”他左右看看,认命地走向树下的扫把。
唐昊和孙翔一冲上去就觉得不对劲。
他们,堂堂国家队王牌电竞选手,为什么沦落到和野狗打架的地步!!
也不能怪他们傻,这群人被迫接受变成动物的现实,心理上根本还没转过弯,大脑处于半真实半虚幻的紧张状态,这种状态非常像在虚拟空间打一场艰难的比赛。所以叶修反射性地下了开赛口号,总是作为前锋出场的周泽楷三人反射性地向前发动攻势,习惯配合他们的张新杰等人反射性地跟上去,就连楚云秀和苏沐橙也反射性地飞到策应位置。
然后他们集体发现:这不是有病吗?
都怪王杰希!!
撤退已经晚了,逃跑已经不可能了,野狗们本就对这伙入侵者充满敌意,看它们一起冲上来,分明就是要抢地盘!在城市里有个落脚地方容易吗?坚决不能退步!
一场混战。
唐昊和孙翔一向喜欢硬碰硬,面对凶狠的野狗毫无惧色,而且,此时颇有团战的感觉,粉红色的张佳乐飞快地跳来跳去,十分百花:;黄少天时而出现时而消失,喵喵声不断,专门搞突袭。当然也有不习惯的地方,比如一对多的时候没有鬼阵,没有混乱之雨,没有枪炮和元素波动分担压力,好在张新杰虽然不能回血,却担当了助攻角色,四爪利落,撕咬有力,一看就知道天天锻炼。
王杰希抓着扫帚冲了过来,还没开始他魔道的挥动,野狗一哄而散。
“城里的狗怕人,人一来就跑。”李轩说。
“我看他们怕的是鬼,一看到你全吓跑了。”王杰希仰视半空中飘来飘去的李轩,“你能不能别飞这么高?被人发现怎么办?”
“如果我不飞这么高,谁来告诉你,两个巡警听到吵闹声,正从九点方向接近这里?”
“散!三点方向那个路口集合!”王杰希抓起背包向后门跑去,其他动物还没从恶战中回过神,又反射性地直冲的直冲,隐蔽的隐蔽,猥琐的猥琐,分道狂奔起来。
“停停停!有情况!”临近目的地,李轩大喊:“前面有辆不怀好意的大巴!大巴前边还站了个人!中国人!看着眼熟!”
“别叫了,那是孙哲平!”王杰希已经看清了停在路边的车的主人,竟然就是十几个小时没理过他们的孙哲平!
孙哲平看着他他,还有一只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动物,脸色十分精彩,但他飞速接受了现实,拎起那只粉红色的兔子,“张佳乐?你真好认。”
张佳乐愤怒地挣扎着。
“上车吧,王杰希你坐副驾驶,我和他们坐后面。”孙哲平说。
终于来了个可靠的人。王杰希安下心,打开副驾驶大门,突然想到:孙哲平坐后面,谁开车?
“王杰希,你为什么拿着个扫把?你还是那么爱岗敬业。”
他听到头顶有个欠扁的声音。
他竟然忘记扔掉扫把!
“快点上来吧,我今天下午还有考试,时间宝贵。别磨蹭。”
一只欠扁的手递了过来。
“方士谦!你不是后天才能来!”
王杰希拍开那只手。”
“你认为我能放着你们一群人不管?你傻不傻?”
方士谦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上下打量几眼,皱了皱眉,“三年不见,你的服装喜好变化真大。”
王杰希忍住心跳和头疼,转身就往后门走,他不想跟这种人同处一个驾驶室!


11


“这是我家别墅,人我都打发走了,你们随便用。”
载着魔女后代和魔法受害者的大巴停在一栋别墅前,一伙人跟着孙哲平走进明亮宽敞清凉豪华的客厅,又看到方士谦跟在王杰希后面,顿时有种苦尽甘来的感动。
“孙前辈,你是从国内直接飞来的?”李轩问。
“德国,我一年两次在德国治疗。车是我预先租的,我两点多到旅馆,碰到了他。”他指了下方士谦。
“你们怎么找到我们的?”
“附近只有一个能藏身的公园,你们不在旅馆,可能去那里——其实是碰巧,你们怎么不接电话?”
“你为什么不早点打电话?”动物们都这么想。
孙哲平一手拎着张佳乐,一手提出个医药箱扔给众人,“你们受伤了,里边有药和纱布。”然后一屁股坐进沙发,揉捏着张佳乐的粉红长毛。
“我们能自己上药吗?”动物们都这样想。
王杰希无奈地打开医药箱,方士谦一个接一个检查动物,“这个爪子要消毒,这个腿上要上药,这个要驱虫——王杰希,动作快点!”
“你们能不能先办正事?”李轩忍不住提醒,“一屋子人都等着你们这对情侣大发慈悲呢!”
“谁和他是情侣,分三年了。”王杰希冷冷地说。
“呵呵。”方士谦往沙发一靠,翘起二郎腿,“没错,三年不联系,有事才找前男友。分都分了你找我干嘛?”
王杰希不吱声,沉默是他最后的倔强。
“你们辛苦了!”方士谦和蔼地安慰沙发地板上的动物们。没和他接触过的都觉得这是个通情达理的前辈,治疗之神嘛,肯定是个治愈系;接触过他的有点疑惑地盯着他;熟悉他的要么警惕,要么喵喵地不屑地叫。
“我千里迢迢跑过来,不能白帮你们,等你们恢复人形,帮我试试我配的药。放心,纯植物药丸,对身体没伤害。”方士谦很大爷地环视动物们,“不答应你们就一直这个样子,等王杰希交到下个男朋友吧。”
“方神,我们只是受害者!”李轩代表受害者讲起了道理。
“我没说你们是受益人吧?”
“你这是胁迫!”
“是胁迫啊,不然你们以为呢?”
“不要和他讲道理,我早说过他是个难缠的人。”王杰希尽心尽力地给动物们消毒,喷药。
“比你还难缠吗?”方士谦语重心长地对动物们说:“各位,谈恋爱一定要擦亮眼睛,我这个极品前男友,恋爱的时候只知道工作,这就算了。后来莫名其妙提分手,电话不接消息不回,喝令微草上下不许帮我传话,我徒弟袁柏清为这事被他训了好几回。当年圣诞我回去看他,好嘛,微草警卫不让我进大楼!你们听过这种笑话吗?退役冠军选手不能回老战队参观!”
动物们看笑话一样看着王杰希。
“分手了不要牵扯不清。”
“把你能的,谁一天到晚惯着你,我当时就想,今后你不跟我主动联系,我就不搭理你,看谁离不开谁。”
动物们为方士谦鼓掌。
“方前辈不怕他真的不联系你?”李轩问。
“不可能。我跟你们说说他这个大变活人的魔法,在他情绪波动大的时候特别容易出问题,出问题需要他最喜欢的人帮忙解决。如果他最喜欢的人就在身边,他会保持一个稳定状态。这几年他一门心思忙微草和比赛,尽量保持平静,没犯病。等你们国家队拿到这么大成绩,他终于心潮澎湃了,于是你们遭殃了。”
“也就是说他早晚因为情绪失控去求你?”
方士谦点头。
“我只是因为太忙没空找新的。而且,当初是你提的分手,别把我说成无理取闹的人。”方士谦恶人先告状,王杰希十分不忿。
“我当初说我要出国,然后你提了分手。”
“你当初说不能忍受我,所以要出国。这不是提分手是什么?”
动物们表示支持王杰希。
“你不会忘了当时我们是什么情况吧?”方士谦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王杰希,“各位,我现在就让你们现出原型,记得帮我试药,不然下次别想我帮忙。”
“等等!”王杰希难得的慌了神,“别在这里!”
“不在这里,别人都以为我是个抛弃你的渣男。”方士谦抬起王杰希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动物们纠结是否非礼勿视,下一秒李轩从半空摔到沙发上,所有人变回了人类。接下来,他们发现王杰希不见了!
“王大眼呢?”黄少天骂骂咧咧,“我必须揍他一顿以示我的愤怒,他人呢?喂,方士谦你把他藏哪儿去了?”
“我好像……看到了一只虫子。”方锐说。
“是只蜜蜂。”方士谦两根手指夹着一只小蜜蜂,“看到了吗?这个人,魔术师王杰希,十八岁跟我告白,把我追到手,从此我的世界一片绚烂,不时收拾他的魔法事故也就算了,每次想和他亲热一下,普通的kiss,他立刻紧张,变成会飞的小动物。我以为他年轻又害羞,慢慢会好转,结果呢?蓝雨都得冠军了,他还是一接吻就变成蜜蜂、蝴蝶、夜莺、猫头鹰,等等等等。就是这么刺激。”
“喂喂喂,怼前男友别带着我们蓝雨!什么叫蓝雨都得冠军了!蓝雨得冠军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吗?你们微草就是因为这种讨人厌的总体性格才被诅咒吧!”黄少天抗议,其他人快要笑疯了。
方士谦不和黄少天吵嘴,接着说:“所以我决定退役后来欧洲学药学,是一种神秘的魔药学,看看能不能治好他这个毛病,结果呢?他直接把我甩了。”
惊天动地的大笑声中,王杰希逃出方士谦的魔爪,飞到叶修这群人中间,变回人形,恼羞成怒地说:“你根本没说去留学是为了这个!”
“那是因为我还没说到这句你就把我甩了!摔门而去!断绝联系!”
大家表示这事方士谦占理。
喻文州问:“魔药学?就是说你已经制作了一些魔药,需要我们试吃观察效果对吗?”
刚刚从动物地狱爬出来的人紧张起来,不约而同地打算毁约。
“我能写药方,但这些药只有魔法师能调配。放心吧,无毒无害,作用都很可爱。”方士谦敷衍着安慰他们,又对王杰希说:“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怕我非礼你?我敢吗?”
看到一向镇定的王杰希脸色铁青嘴角抽搐,被害者们大声叫好,纷纷对方士谦表示同情,王杰希竭力维持冷漠,“你现在可以走了吗?没你的事了!”
“过河拆桥。”方士谦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猫头鹰形状的u盘扔给王杰希,“药方在里边,我考试结束前配出来,到时候我过来找你们。”
“去机场?车库里有一辆自用的,你开吧,下次开回来。”孙哲平很乐意自己家变成国家队的戏台,多娱乐啊,他愿意尽可能提供道具和便利。
送走了方士谦,众人看到王杰希坐在客厅,看着手里的u盘发呆。
接着,众目睽睽之下,他变成了一条蛇,钻进沙发底下,怎么叫也不肯出来。
“我的天啊,他真的是个魔法师。”
“经过今天的事,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我以前只知道他会看相,算命,没想到事实更邪乎!”
“周泽楷你拿着王杰希的手机干什么呢?转照片?别只发给自己!我们也要!”
“王大眼你快点出来!沙发底下不冷吗?”
王杰希缩着身子,他现在需要冷静,再冷静。他记得那个u盘,外壳是他亲手用木头雕刻的,那时候他还不敢向方士谦表白。
他又想起许许多多往事,被他压在心底的方士谦的形象渐渐清晰起来。
他想起决赛结束的那一天晚上,他想给方士谦打个电话,或者接到方士谦的电话。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微草没得冠军也不能让他那样失落。他压抑了三年的情绪终于达到了临界点。
然后他失控了。
然后他又看到他了。
原来他从没想过放弃他。
他衔着u盘钻了出去,恢复人形。
他要赶快看看方士谦的药方。


(end)


魔法系列还有其他故事。




恋人是个魔法师 之二 头号流氓喻文州


1  2


恋人是个魔法师 之三 孙翔吃了什么药


1


评论
热度(320)
  1. 爱做梦的凯洛无敌最最俊朗 转载了此文字
©爱做梦的凯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