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做梦的凯洛

三矢 千羽 千夜 千寂 千翔 阡陌 千寻

【方王】一个魔法师如何度过圣诞节 九

无敌最最俊朗:

11


回头想想,王杰希推测自己开始以不一样的目光看方士谦直到喜欢上他的关键点,就是那个方士谦扯着脖子大喊救命的下午,以及之前之后他逐渐质深入了解其本质的过程。 他记得他们回到宿舍,方士谦抱着他大笑,又揉搓他,问他害不害怕。


“为什么那个年纪的人,不论男女,都喜欢不良少年?”他问喻文州。


喻文州小狐狸深沉地摇了摇尾巴,点头表示赞同。


王杰希想起喻文州说过的他喜欢黄少天的契机,竟然是“他动不动叫我吊车尾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这种听上去极其弱智根本不符合喻文州人设的事。大概他们在那个叛逆的年纪担负着超年龄的心事,导致格外羡慕那种出格的、自在的、敢爱敢恨的个性吧。


时间到了下午,黄少天带着周泽楷开车去超市买菜,小动物们已经克服最初的别扭,难得变成动物,他们也放飞自我玩耍,卢瀚文正在后花园帮他们拍各种各样造型,两个队长坐在没遭破坏的书房,各自想心事,偶尔交流几句。


“我的审美不值一提,你的审美也不怎么样。怎么看那时候的黄少天的行为——没礼貌,接近凌霸,凌霸对象还是你。你竟然因为这个喜欢对方。”王杰希把平板推到喻文州脚边。


喻文州用没缠绷带的爪子打出两个字:特别。


王杰希无语。仔细想想,喜欢一个人的最初契机,可不就是觉得对方特别。


喜欢一个人等同于改造世界观,不管方士谦有多少令他无法忍受的缺点,粗暴,恶劣,没事找事,难缠,连同他罄竹难书的幼稚举动,在确定自己心意的过程中,竟逐一变得可爱起来。


所以在喻文州眼中,黄少天的话唠大概也是天大的优点。王杰希不无同情的想。只听黄少天的聒噪由远而近,由下而上,一阵风似的跑到喻文州面前,拿出肉肠牛奶,要给自家队长增补营养。


怎么连买的东西都一样。王杰希失笑。


喻文州心满意足地享受着黄少天的投喂和抚摸,又和当年的他不太一样。


他和喻文州谁更幸福?都是初恋的年纪喜欢上同队的愚蠢直男,喻文州至今没能告白,至今求而不得,但也享受着超乎友情的形影不离和心有灵犀的默契;他呢,告白成功,恋人关系成立,却要面对和方士谦的性格不和,面临他的魔法体质带来的种种问题,面临分手和至今延续的难过。


“王杰希,方士谦说当年是你对他告白的?”黄少天一边喂狐狸一边问。


“对。”


“真没想到你这种一本正经的家伙还会做主动告白这么人类的事,哦,我忘了你这个人就是喜欢先发制人。喜欢控制局面,喜欢出其不意,你谈恋爱也是这样?真是太呆板了做什么事都是同一个套路,你没吓着方士谦吧?突然被一个一会儿人一会儿猫的大小眼告白,和活见鬼有什么区别?”


黄少天太讨厌了,自问自答就算了,还答的这么有重点!


“你怎么不说话?我说对了吧?然后你不会配了个什么魔法药骗他喝下去他才答应你吧?不过方士谦也不是好东西,活该被你骗,但你这种行为依然要谴责,仗着自己是魔法师为所欲为!”


“污蔑人有意思吗?”王杰希打断他。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只鸟一只狐狸一个黄少天围着他要求交代。


“就像你说的,他很吃惊,躲了我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后,圣诞节当天,他答应了。”


王杰希的内心远没有语气这么平静,天知道那个礼拜他有多忐忑。


那时候他们已经是正式选手,方士谦也已经知道他的魔法血统,他们经历了很多事:他不知道方士谦究竟什么时候知道了他就是那只猫;不知道方士谦为何对他疏远又总是帮助他;不知道林杰突然离开方士谦如何消化了对他那么明显的敌意;不知道方士谦为什么一边抱怨一边一次次帮他处理越来越多的魔法溢出事件……即使在他们的热恋期,方士谦也从不说这些。


他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先一步喜欢了对方。


12


方士谦走进装潢一新的屋子,王杰希的这栋别墅是几年前买的,录有他的指纹,他对房子没要求,结果一切就按照王杰希的喜好设计,他根本不想了解集中供暖的房子为什么装个装模作样的壁炉,楼梯的柱头上为什么有蝙蝠图案,图书室为什么放扫把,衣帽间那些斗篷和尖帽子的用途,书桌上的羽毛笔和火漆筒是不是摆设……他只问了王杰希一个问题:“要养只猫头鹰吗?”


王杰希正带着微草队员们看大屏幕上的比赛录像,那些变成动物的队员个个符合王杰希对乖巧后辈的审美取向,不过,那个抱着狐狸冷嘲热讽的黄少天是怎么回事?那个靠着斑马睡觉的小鬼是哪儿来的?那只向自己问好的磕巴鹦鹉又是谁?


王杰希一边看录像一边沉思,腿上坐着一只小熊,方士谦大步走上前,拎起小熊的后腿说:“这是英杰吧?”顺手扔到长毛地毯上。


“你总算来了!赶紧的!把我们队长变回来!我们还要赶飞机!等不及了!”黄少天开始唠叨。


“我看喻文州就这样挺开心的。”方士谦瞥了眼趴在黄少天怀里一脸满足的狐狸。


“方,前辈!”鹦鹉还在打招呼。


“小周怎么也来了?你没变成企鹅?”


“下、次!”


“没有下次!”王杰希断然拒绝,周泽楷准备一个人主演一整部《动物世界》吗?


“你怎么又搞出这种事,我课程忙又要准备明年的考试,能不能别总拿微草的事烦我?”方士谦对满屋子动物没有任何前辈爱,还顺便踢了脚袁柏清变的驯鹿,“听说你还不能用防风?太水了吧?你们全都给我去那边墙壁站成一排,不许看这边。”


方士谦以前是微草副队长,微草又是个特别讲服从的战队,当下动物们一个接一个向墙根走去,就连现任副队长许斌也很配合。


“不要这么说他们。”王杰希皱起眉。


“你想在他们面前接吻还是变动物!”方士谦反问。


“行了别叙旧了赶紧的!我们四个小时的飞机不是闹着玩的!”黄少天催促。


王杰希深呼吸,看着方士谦压下来的嘴唇,心中半是渴望半是紧张。


“咦,这次变的是蜻蜓啊!”黄少天的声音。


还是不行,毫无进步。王杰希失望地想。他不敢看方士谦失望的脸,想赶快飞走。


“等等!我们队长为什么没有变回来!!”黄少天大叫。


王杰希翅膀一歪。


“等等!怎么谁也没变回来!”黄少天继续大叫。


王杰希飞了个半圈,果然叫队员们依然是动物,正按照方士谦的要求面壁呢。


“王大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你不是故意的吧?下周还有比赛呢!你想干什么!以为这样就能抢蓝雨的冠军吗?”


“微草这个样子怎么拿冠军!”王杰希变回人提醒黄少天保持智商,又一眼看到周泽楷紧张得到处乱飞,恶狠狠地说:“让你凑热闹!”


“这是……怎么了?”方士谦吃惊地问。


“你不知道?”王杰希反问。


“你变心了?”


“你傻吗?”


王杰希揉着太阳穴,方士谦在质问,黄少天在吵闹,周泽楷在拍翅膀,微草队员们惴惴不安,蓝雨小孩醒了看到情况不对闭上眼装睡——拽过斑马。太吵了,他干脆变成蛇钻进沙发底下。他也不知道今天这幕闹剧如何收场。


他大概知道方士谦吗亲吻失效、动物们变不回人类的原因。


还是要从他对方士谦的告白说起。


就像黄少天说的,他是一个喜欢巨细无遗掌控情况的主动派,发现苗头就思考,喜欢对方就出手,虽然不爱做没把握的事,但对方是方士谦,他愿意试试被拒绝,也愿意坚持追个几年。


结果一个礼拜后方士谦答应了。


他还记得那天他们站在地铁出口的天桥上,方士谦对他说:“我们太小了,而感情是很容易变的。如果七年以后,我们还对彼此有现在这样的感觉……”


他以为他要等上七年,没想到方士谦特别认真地凝视他说:“我们就在一起一辈子吧。”


后来,他们恋爱,比赛,争吵,和好,出现问题,他也由一个对恋爱极有自信的主动派一步步对自己失望,在层出不穷的矛盾里渐渐灰心,对两个人的未来越来越怀疑。当方士谦提出去国外,他以为早就该说出的分手终于到来了。


然后就是互不搭理的三年,是在苏黎世重新相遇,即使知道方士谦并未变心,并未放弃,他也无法对他们的矛盾心存侥幸。这几个月,他们的联系依然不多,问题没有解决,他们的感情依然在不毛之地跋涉。


明天就是圣诞了。


他们确定关系七年了。


所以他的情绪失控了。


方士谦还记得当年说过的话吗?


他清楚地听着方士谦和黄少天议论他是否变心。


方士谦一定不记得了,也对,方士谦就是这种人!


tbc




全链接


相关作品全链接



评论
热度(197)
  1. 爱做梦的凯洛无敌最最俊朗 转载了此文字
©爱做梦的凯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