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做梦的凯洛

三矢 千羽 千夜 千寂 千翔 阡陌 千寻

【叶蓝】养只雪貂变老婆(14)

紫星空shmily:

人类叶X雪貂妖蓝,副cp:人类喻X八尾灵狐天


半架空半原著向,时间线是第十一赛季


本篇关键:我想撸烦烦的尾巴,我想摸烦烦的狐耳QAQ


※严重警告:本文私设众多,OOC无处不在


前文可戳单独tag>>【(养只雪貂当老婆)】



————————————————————————————————————



    黄少天表情十分凝重,问道:“小许还没回俱乐部?!”


    梁易春诧异,随即想想也了然了。


    据说许博远是黄少天带来蓝雨的青训营的,留在蓝雨俱乐部也是是因为黄少天,两个人大概是认识的吧!


    梁易春说了一下和许博远的QQ对话情况,让黄少天沉默了好一会儿,倒是人事部经理先有些迟疑的开口:“小许……不会是想跳槽了吧?”


    “应该不会吧……不然也没必要那么久失联了,又突然找上我。”梁易春也有点迟疑。毕竟许博远的学历摆在那里,二本大学学历放在市场上,确实不过如同荣耀的蓝级装备一样。但是在电竞圈这一行,确实犹如橙装一样罕见,有归有,但是难得。


    “小许绝对不会跳槽!”黄少天出声,“这个我以我的人格名誉做担保!如果小许真跳槽,我引咎让位,让出副队的位置。而且退役之后,我还留下给预备役当陪练。”


    黄少天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人事部经理也不好追究这件事,便嘱咐梁易春通知许博远准假了,但是要扣了今年的年终奖作为过长假期的处罚。


    梁易春道了一声谢,便准备离开,却被是喻文州叫住了。


   “大春,一会儿下班之后,你的QQ能不能借我一下?”喻文州看着梁易春有些诧异的表情。“别担心,我只是想看看你和小许的聊天记录。”


    “可以,没问题。”


    许博远那边,得到梁易春发来的“。”就知道搞定了。匆匆忙忙的敲过去“谢谢”两个字,就关掉了QQ,并消除了登录窗口的QQ痕迹、显示屏的虚拟键盘等。


    结果不等许博远溜走,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他只好趴在桌子上,假装推着鼠标玩。


    叶修现在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欣慰和寂寞,还有好些不甘和执着。


    许博远不解的看着叶修过来,把自己抱在怀里,让自己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看不到叶修的脸。无声无息,静谧的房间里面只有电脑的运行的声音,叶修就这样静静的一下下抚摸着他的后背。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让小雪貂换个姿势趴在自己胸口,那双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逗弄着小雪貂的鼻子,自言自语的说:“沐橙她们都说小动物有治愈,没想到还是真的。小蓝,我心情好多了,谢谢你了。”


    虽然叶修偶尔也会和他说说话,但是从来没有这样认认真真的跟自己这样说话。许博远顿时感觉很方,想求助怎么圆起来。


    许博远张嘴叼住叶修逗弄自己的手指,含在嘴里磨牙,催促着叶修快继续说。


    叶修也不懂小雪貂什么意思,就当小雪貂老毛病又犯了,任由小雪貂含着自己的手指磨牙。他静静的看着显示屏的荣耀窗口,小号的角色站在一棵樱花树下面,花瓣飘下来,整个意境非常的美。


    “这次比赛,沐橙说希望我不要去现场。”叶修也不在意小雪貂能不能听得懂,就这样突然的开口。“她说,我在现场,战队一定就会下意识对我产生依赖。兴欣总会有战场上脱离我独立的时候,如果太过依赖我,等到那种时候就可能会一败涂地。道理我都懂,但是我还是放不下。”


    许博远停下了磨牙,含着叶修的手指,怔怔的抬头看着叶修。


    “我也不知道自己放不下什么,可能我总是执念我是职业选手吧!”叶修另一只手操控鼠标,拉开QQ的列表,看着两个灰下去的头像。“其实我非常羡慕韩文清和张佳乐,能这样坚持下去。”


    “我也知道,兴欣是绝对是离不开我的,最起码我还没完全离开职业圈之前。”叶修把QQ化最小,无意的发现右下角闪烁的特殊关注的提醒——


【您的特别关注对象蓝河已上线】


    叶修顿时有些诧异,毕竟自己很少做这个设定,但是看清了自己的对对方的备注名就了然了。


    说起来,很久很久没有蓝河的消息了,不知道他最近过的怎么样。从蓝溪阁那边的卧底套路出来的消息,据说蓝河并没有辞职,只是请假了。


    到底什么事要请假那么久呢?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小家伙会下意识那么上心呢?叶修带着不明所以的情绪点开提醒,结果看到那个头像已经变灰了,显示登录时间是几分钟前。


    “居然错过了……”叶修无奈的笑笑,抱起小雪貂举高高,坐着游戏椅转来转去。“小蓝,明天的比赛我不跟着去了,在家陪你,你开心吗?”


    许博远刚刚并没有回头看显示屏,所以并不知道叶修把自己设定“特殊关注”的事情,只是觉得叶修这样弄自己……


    好……晕……啊!!!!!!


    另一方面,喻文州拿到梁易春的QQ之后,黄少天迫不及待的催促着喻文州。


    “队长队长,你快点!我都要担心死了,小许这个家伙去渡劫,结果这两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我都快急死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熟练的顺着梁易春和许博远的QQ聊天,用黑客技术一点点的摸索过去。“好不容易有他的消息了,队长你一定要找到他登QQ的地点!”


    “少天,你别急……”喻文州似乎卡在一个地方了,“这里有个很强的防火墙,有点超出我技术范畴了……我们去拜托技术部的网络部的工作人员帮帮忙吧!”


    黄少天顿时有些迟疑,问道:“他们会帮忙吗?毕竟小许只是网游部的普通员工。”


    喻文州揉揉黄少天金色的小脑袋,安抚:“放心吧!据说网络部里面有个是我的粉丝,我想他会很乐意帮忙的。”


    “文州……麻烦你了……明明就只是我们妖族的事情……”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后面去网络部。


    喻文州一边走一边说道:“对我来说,你的事和我的事一样,没区别。”


    网络部不愧是网络部,专业的就是厉害。虽然说兴欣建立战队之后,建立了很强的防火墙,但是追究比不上底蕴雄厚的蓝雨。


    喻文州拿到定位之后,合黄少天一起给那个技术员签了个TO签名,道过年了谢意便离开了。


    一路上,黄少天一脸苦楚的看着打印在纸上的定位图。


    终于,在二人进了房间关上门的之后,黄少天一下子曝出八条长长的狐尾,耳朵变成一对大大的毛绒狐耳。


    “我要去H市找老叶那个老不修要人!啊呸,要妖!!!”


    喻文州连忙爆出自己最快的手速拉住准备跳窗出走的黄少天,在黄少天的尾根处挠了挠,然后再在黄少天的狐耳里面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看着黄少天发出一声甜腻腻的“呃……”,然后软在自己怀里,喻文州空出一只手把窗户关上、拉上窗帘,把怀中的萌物拖到床上。


    黄少天不满的趴在喻文州怀里,八条尾巴疯狂的甩来甩去,嘟嘟囔囔的说:“队长你干嘛阻止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许可是珍稀动物,而且毛色又那么特殊。要是被兴欣那伙没下限的混蛋送去动物园,或者上报国家什么的,小许以后就再也没有自由可言了……不是我太重视小许,现在妖族已经是越来越少了,蓝雨难得有个和我同为妖族的,我就忍不住多关心一下嘛……虽然说我和他物种不同,不过天下妖族一家亲嘛!不管怎么说,小许是被我带进蓝雨的,我有责任保护他……”


    喻文州低头,吻住了黄少天絮絮叨叨的嘴,并熟练的伸出舌头探过去,扫荡了一下黄少天的口腔才放开。


    看着黄少天总算是闭嘴,安静的化出原型趴在自己怀里,忍不住伸手揉揉那对毛茸茸的大耳朵。


    “我不是不给你去救他,我自然是知道你把小许当家人一样的存在。”喻文州分析道。“不过我觉得,小许应该是被叶前辈养了起来。不然,小许怎么会在兴欣那边上网?而且还要求延长假期?你也说,渡劫就算不成功,起码也会在十天前回来。而且小许是去长白山渡劫,而长白山并不在H市。我估计是叶前辈救了小许,然后小许在叶前辈那边养伤。”


    黄少天蹦到床上,化出人形,不管自己是不是果体一丝不挂,急匆匆的问:“真的吗真的吗?队长你确定小许真的没事吗?”


    喻文州打开手机微信朋友圈,上面是一张苏沐橙前几天发的照片。他指着一处白白的东西给黄少天看,开口:“你看这个东西,像不像雪貂?”


    黄少天抓过手机,瞳孔变成竖长条,仔细辨认了一会儿,把手机还给喻文州,点头。


    “那就对了。”喻文州继续给黄少天分析。“而刚刚技术部查到的定位就是兴欣,说明应该是兴欣救了小许。少天,你可得感谢一下他们才是。”


    “有什么好感谢的……”黄少天扭头,撇嘴。“一个比一个猥琐的家伙,上次主场比赛我还没和他们算账呢!明明就必输无疑了,那个混账忍者居然联合苏妹子,硬生生的拖了一小时的赛程。”


    喻文州看着全身一丝不挂,头顶绒毛大狐耳,身后尾铺了一床的八条狐尾,眼神不禁微微黯淡。


    “少天,你确定还要这样在我面前晃?”绕是沉稳静谧如喻文州,面对爱人的果体,也不可能是柳下惠那种正人君子。


    黄少天露出部分原型的时候,原来可爱的杏眼,不自觉得变得狭长许多,多多少少增加了好些狐媚味道。


    只见黄少天微微挑眉,直接的过去侧坐到喻文州大腿上,笑眯眯的说:“想做就做呗!我可是狐狸精,别把我当成那种禁欲系的佛修。”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59)
  1. 爱做梦的凯洛紫星空shmily 转载了此文字
©爱做梦的凯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