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做梦的凯洛

三矢 千羽 千夜 千寂 千翔 阡陌 千寻

【有金/月金】告白 by鱼危

鱼危:

  12月20日,祝金木小天使和有马先生生日快乐。


  


  ——鱼危


  


       ☆☆☆☆☆☆☆☆☆☆☆☆☆☆☆☆☆☆☆☆☆☆☆☆


  


  《【有金/月金】告白》


  


  生日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对于金木研来说,生日带给他的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十九岁生日那天,他被壁虎虐待,白了头发,二十岁生日那天,他在库克利亚的监狱里抱膝坐在牢房旁边,一无所有。


  


  唯一能让他放下那些过去的,仅有二十一岁和二十二岁的生日。


  


  然而那两年过的都是“假生日”。


  


  有马先生在他忘记一切后收养了他,将他作为佐佐木琲世的生日定在了四月二日,直接拉开了他与金木研的区别。


  


  四月二日。


  


  简称,出狱日。


  


  有马先生做什么事情都是简单粗暴,一刀斩断,不留委婉的余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与有马先生同一天生日,令对方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


  


  想到这里,金木研站在一方墓碑前的表情似笑似哭。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日呢,有马先生……”


  


  已经过去了五年,墓碑不再光洁如新,染上了一丝岁月的斑驳。他仍然记得把人埋葬进去的感觉,死寂的心脏隐隐抽痛,却没有以前那么痛苦。


  


  时间让他学会了平静。


  


  他想他一辈子也忘不了有马先生。


  


  这是他的老师,是他的父亲,这个人用死亡把他逼上了独眼之王的道路。


  


  金木研蹲下身,用手抹去墓碑上的浅灰,灰尘不多,时常有人过来打扫,很容易就用一张纸巾擦干净了墓碑。本来这一天还会有其他人来拜祭有马先生,但是在知晓他会来之后,零番队遗留的老人都默契地避开了他。


  


  “人类和喰种之间和平共处了,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完成了,喰种的食物也渐渐找到了代替品,不必再靠食人而生存。”


  


  “现在的喰种,不用戴面具生活,至于半人类……他们在旧多二福毁灭了和修家后就自由了,没有人能让他们做不想做的事情。虽然我讨厌旧多二福,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所作所为加快了这个目标,他也是一个想要打破鸟笼的人。”


  


  他温声细语地诉说着这些年的变化,脸上没有波澜,只有淡漠的神色。


  


  仿佛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


  


  当说到最后一句时,他挤出了一抹笑容,眉眼之间依稀残留着琲世的影子,“说了这么多,忘了和有马先生说生日快乐呢。”


  


  话语顿了顿。


  


  他又说道:“还有,顺便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其实没什么可以快乐的地方。


  


  但是在有马先生面前,姑且让自己看上去开心一点,没那么悲哀吧。


  


  金木研望着天空,浮云朵朵,冬季的寒冷让空气仿佛结冰,在这个季节会穿着薄薄一层衣服出来活动的人,大概都是喰种了。


  


  一丝躲在自己亲近的人身边的困意,攀上他的眼皮。


  


  金木研喃道:“董香对我告白了,可是我不知道该不该接受她。”


  


  忽然,他自问自答的轻笑一声。


  


  “大概是不该吧,只是我不好意思说出来,怕惹她伤心,这么一拖再拖下去不行,毕竟我把她当成亲人,而我喜欢的人……”


  


  他的目光落在墓碑上。


  


  倏然之间,冷硬的眸子温软下来,微微有了些湿润。


  


  “到了三途川,我能见到你吗?”


  


  喰种没有天堂,没有地狱,他在这一刻反而希望有这些死后的地方。


  


  因为,他已经没了活着的目标。


  


  金木研的双臂枕在脑后,躺在墓碑旁边干净的地面,脸颊微微有些痒意,那是自己带来祭拜的花,纯白的花朵最适合有马贵将这个男人。


  


  眯了一会儿眼,他就在墓碑这边睡着了。


  


  谁敢在这个时候偷袭他,大概就会品尝到独眼之王的怒意了。


  


  半晌,从不远处偷偷探出一个脑袋,掘千绘看见这一幕,回头小声地说道。


  


  “月山君,金木君睡着了。”


  


  “……嗯。”


  


  月山习挪了挪脚步,随她一起去看那边。


  


  掘千绘问道:“生日庆祝怎么办?你都准备好了,他却不在。”


  


  月山习理所当然地说道:“金木君喜欢做什么都随他,白天不在,晚上可以继续,我相信诸位淑女和男士都不会介意的。”


  


  掘千绘摸着照相机,啧了一声。


  


  “月山君,你就没有什么心里酸酸的感觉吗?”


  


  “你在暗示我什么奇怪的东西,我对王完全是骑士的心情。”


  


  “哦。”


  


  她举手投降。


  


  这么多年过去,月山君依旧不开窍,真让她看了好多年的戏。


  


  轻微的咔嚓一声,掘千绘偷拍了金木研。


  


  真是美丽的睡颜。


  


  睡着的金木君就像是天使。


  


  仿佛毫无防备沉睡的青年眼睫动了动,有睁开眼的迹象,掘千绘立刻缩了回去,随着年龄的增长,金木君的心思和脾气也越发内敛危险。


  


  月山习不会让她这只小老鼠打扰对方睡觉的。


  


  “走了,掘。”


  


  “好。”


  


  两人一起离去。


  


  原本要苏醒的人在感知到他们的走远,再次呼吸绵长,陷入一场迷离的梦里。


  


  在梦里,他不再是金木研,回到了佐佐木琲世的时期。


  


  最幸福又短暂的时光。


  


  七年前,有马公寓的厨房里传来一阵迷茫的声音。


  


  “这是……菜谱?”


  


  金木研困惑地注意到右手拿着的书籍,再看向左手,另一只手拿着锅铲。


  


  在他面前的锅子里传来浓郁的油香。


  


  他在炸天妇罗。


  


  在成为独眼之王后,金木研基本没有下厨做过饭了,要知道喰种是吃不了人类的食物,他就算有一手好厨艺,也找不到可以给人做菜的对象。


  


  “我是在做梦吗?为什么我在厨房里?”金木研的意识仿佛蒙着一层纱,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只知道自己现在看到的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反应的时间慢了一拍,导致油锅里的天妇罗——炸焦了。


  


  “……”


  


  金木研冷漠的面孔僵硬起来。


  


  这么简单的一道菜,他还从来没失手过。


  


  眼神一动,金木研听到了外面钥匙开门的动静,肌肉绷紧,屏住呼吸。


  


  “琲世?”


  


  一道熟悉到让他落泪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有马先生!】


  


  金木研的瞳孔收缩,内心不可遏制地回应起这句呼唤。


  


  从CCG下班回来,有马贵将一进公寓就感觉到不对。空气中居然多出淡淡的焦味,这种事情在琲世身上简直没有发生过。


  


  “出了什么事情?”他走入厨房,金木研来不及把炸失败的天妇罗丢掉,匆匆关了火,转过身,若无其事的遮掩住自己的失败品。


  


  “有马先生……”


  


  “今天没有看书吗?怎么出现了焦味。”


  


  “不小心。”


  


  金木研的嘴自动说了出来,对答如流,仿佛和这个人生活了很久。


  


  实际上并没有很久。


  


  从库克利亚监狱出来,有马先生只把他留在身边一年,教会了他独立生活的能力和搜查官的知识后,便一脚把他踹去了CCG(喰种对策局)。


  


  有马贵将走到炸天妇罗的地方,越过金木研的阻拦,去看油锅的情况。


  


  “换一锅油,重新弄过吧。”


  


  没有办法拯救了。


  


  黑漆漆的天妇罗像是在说明琲世的“不小心”有多严重。


  


  他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琲世在几天前就似乎在准备今天的晚餐,为了不戳穿对方的心思,他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今天不止是他的生日,更是琲世原本的生日。


  


  有马贵将淡灰色的眸子一片理智,纵然因为一年来的相处变得温情了一些,也改变不了他本身有意在加深对琲世的影响。


  


  想要成为对方的心灵支柱,必须用日积月累的投入,才能得到的收获。


  


  这样一来,琲世恢复记忆都无法脱离他。


  


  下一秒。


  


  有马贵将的思维暂停了霎那。


  


  总是和每个人保持一拳以上距离,从不喜欢肢体接触的有马贵将,怀里却多出一个人。发色夹杂着黑白的青年还保留着少年的单薄,他紧紧地抱住了有马贵将,脸埋入他的胸口,像是个无声哭泣的孩子,又多出一丝成熟的嘶哑。


  


  “有马……先生……”


  


  如果这是梦,就让这场梦久一点吧。


  


  金木研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感受过对方的气息,这怀抱是如此温暖,能把他从现实的寒冷之中拉了出来。他抱住的这个男人,在眼镜下的容颜俊美冷清,身材颀长,双肩宽厚,一身白色风衣制服,给人一种极强的安全感。


  


  但是他知道。


  


  对方的寿命不多,用最后的时间在为他铺路。


  


  没有像过去那般容易失控,金木研用极快的速度收敛了倾泻而出的感情,抬起头去看有马贵将的时候,脸上已经绽放出一个纯粹的笑容。


  


  【历经磨难,完全成熟的花朵。】


  


  有马贵将不知为何想到了这句话,心下疑惑,手按住他的肩膀。


  


  “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什么,我重新给有马先生做一桌菜吧。”


  


  金木研微不可查地踮起脚,比发觉自己和有马先生的身高差异,不论吃多少东西,他成年后身高就维持在一米七上死活没有变化。


  


  这一天的晚餐无疑是十分丰盛。


  


  金木研用所有能使用的食材,制作了一顿最符合有马先生喜好的晚餐。


  


  晚餐的时候,有马贵将已经脱下了外套,只穿着白色衬衫和一条黑色西装长裤,皮鞋也换成了室内的拖鞋。如此简单的打扮,以及两人同居的环境,让在CCG闻名遐迩的白色死神多少有了一些人气。


  


  他看着自己绝对吃不完的晚餐,越发感觉到琲世的不对劲。


  


  这是怎么了?


  


  一次生日而已,去年生日也没有这样。


  


  金木研甚至给他做了一个蛋糕,恍若未觉地说道:“有马先生,吃吃看。”


  


  他期待的看着对方,希望自己的手艺没有退步。


  


  有马贵将感受得到他的真挚,开始品尝今天的晚餐。这张两人座的餐桌上摆满了食物,只有有马贵将一个人在平静地吃东西,而金木研支着下巴,瞳孔在客厅的灯光下像是灰色的雾天,偶尔闪过几缕别样的光彩。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清晰的感觉——自己活着。


  


  心脏会扑通跳动。


  


  血液会急促地奔流。


  


  尘封在记忆里的感情在复苏。


  


  那个抚养他,教导他的人就坐在他对面,对方给了他活下去的意志,却残忍地收回了那三年来相处的时光,不允许他以佐佐木琲世的身份死去。


  


  经历的越多,他越是体会到有马先生做事的计划性和目的性。


  


  一切的感情付出都是有缘由的。


  


  付出就必须有回报。


  


  有马先生花费心血来培养他成为搜查官,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稳定在师徒上,可是感情上的事情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控制得住。


  


  最后有马先生也付出了更多的感情,把他当做了自己生命的延续。


  


  金木研的嘴角弯起。


  


  仅仅是这样,他并不满足。


  


  为什么不能付出得再多一些,明明可以的啊,在人生最后的时光中陪伴琲世,这样就算分别了,他至少能拥有一份独一无二的回忆。况且以这个男人的性格来看,没有获得回报就一定不会罢休,到时候就不会止步于师徒情和父子情了。


  


  每一丝稀薄的感情,都是有马先生最珍贵的东西。


  


  有马贵将忽然漫不经心地说道:“今天在公寓里看了什么书?”


  


  金木研垂下眼睫,回忆道:“看了一些哲学类的书,有点看不明白,但是挺有趣的。”而后,他飞快地抬眸,扭转对方的用词:“不是公寓,是家里。”


  


  有马贵将没有在意。


  


  因为他下一句说道:“你已经二十一岁,明年就可以搬出去了。”


  


  金木研不说话了,只微笑。


  


  有马贵将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小孩子,不要过分依赖他人,学会独立是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会在CCG里继续教导你在其他方面的能力。”


  


  金木研缓缓道:“有马先生不要我了吗?”


  


  有马贵将:“没有……”


  


  金木研明白他的狠心,自己就是对方掌中的幼鹰,“我已经很努力的帮有马先生打扫卫生,做菜,洗衣服,你要我学什么,我都尽全力的去学了。”


  


  他的眼眶一红。


  


  “我不想离开有马先生,有马先生先吃吧……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这说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有马贵将突然吃的不是滋味,自己没有让琲世做这些家务活,但仔细一想想,好像自从琲世来到他的公寓,公寓就变得干净整洁多了。


  


  金木研主动帮他切蛋糕,打破僵持的气氛。


  


  “有马先生,生日快乐。”


  


  “嗯。”


  


  “我特意少放了奶油和糖,吃不完的话,明天可以带给先生的同事。”


  


  “不用了。”


  


  有马贵将从来不是个喜欢分享的人。


  


  金木研垂眸,笑得清澈愉悦,让有马贵将放松了下来。


  


  一年的同居生活,改变的不止是失忆的金木研,还有一直孤独一人的有马贵将。以真心换真心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懂,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做到?


  


  他知道琲世的无条件孺慕,真正的打动了有马先生。


  


  这场生日,何尝不是有马先生在纵容自己,默许他在生日这天能放肆一点。


  


  如果能一辈子如此,该多好。


  


  夜晚。


  


  金木研在自己的卧室里摸着枕头,怀念这里的布置。


  


  不过看到墙壁,他就定下心,摸了摸下巴,心道:“要混过去不容易啊。”


  


  有马先生这么精明的人肯定看出他的改变。


  


  他有一种预感,自己能继续享受这份温情的时间不多,为了不让自己留下遗憾,他要在这场“梦”里完成自己没做到的事情。


  


  一墙之隔的主卧里,有马贵将看完书,摘下了眼镜,上床休息。


  


  以他敏锐的听力不会错过另一个房间里的情况,在琲世去睡觉后,他就没有太过关注,直到他现在突然被一声声痛呼牵扯住心神。


  


  “痛……呜呜……”


  


  如此呜咽的声音,像极了他在库克利亚听到的惨叫。


  


  琲世做噩梦了?


  


  有马贵将下意识的心里一凝,在他收养琲世的期间,琲世不是没有恢复记忆的倾向,但是都被他用各种方法给镇压了下去。


  


  只有琲世自己想当琲世,记忆才不会重新出现。


  


  几分钟后,他的房门被敲响。


  


  “进来。”


  


  有马贵将说了一句,门的把手被扭转,穿着睡袍的琲世居然抱着枕头来了!


  


  有马贵将看着他的举动:“……”


  


  金木研用委屈的声音说道:“有马先生,我做噩梦了。”


  


  说着话,他又往前挪了几步,走到床边上,可怜兮兮地看着有马贵将。


  


  有马贵将岂是这么容易打动的人。


  


  “回去睡觉。”


  


  “我、我梦到我眼睛没了,一个人睡不着。”


  


  “那就去看书。”


  


  “您说过的,晚上看书对视力不好。”


  


  “……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睡,琲世,听话,回自己房间去。”


  


  “有马先生。”


  


  金木研轻不可闻地说道:“我还梦到了好多奇怪的事情,比如说——”他的目光闪烁着泪光,“我梦到自己被迫与有马先生战斗,有马先生自杀,死之前对我说了很多话,有马先生有兴趣知道这件事情吗?”


  


  有马贵将一怔,“我自杀?”


  


  金木研点头,把枕头放到他床上,明摆着要和他一起睡才肯说。


  


  有马贵将微叹,“下不为例。”


  


  金木研心中笑道:有下不为利,就有下下不为例之类的事情。


  


  顺利躺上有马先生的床,金木研看着身边和他始终不愿太过亲近的有马先生,开始说起那些发生在自己记忆里的事情。


  


  随着他对未来的泄露,有马贵将冷静的眼神泛起涟漪。


  


  在说完这段痛苦的回忆后,金木研话锋一转,提起有马先生死后的烂摊子。


  


  “旧多二福毁灭了和修家,追杀我的人,还把我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龙,我在梦里为了活下去,吃了喰种,吃了人,差点毁灭了东京,成为了所有人的公敌。”


  


  他的话语随意,却透露出点点漠然。


  


  在这件事情发生后的几年,他依旧无法释怀,因为他为了活下去完成有马先生的愿望,做了最疯狂的事情。


  


  有马贵将的看着琲世那种像自己的神色和死意,眉心皱了皱。


  


  “琲世,这些都是梦。”


  


  他如此否决了金木研的痛苦。


  


  金木研露出一丝虚幻的笑容,沉静而温柔,“嗯,都是梦,我知道。”


  


  他坐起身,凑近让自己无法忘怀的有马贵将。


  


  “梦到最后,理想都实现了,梦里的我却有一件事情遗憾终身。”


  


  “够了,别说了。”


  


  有马贵将注意到他的目光,脸色微微变化。


  


  怎么可能猜不到呢。


  


  这样浓郁悲恸的感情,绝望到……远远不是师徒情的程度。


  


  “不能不说啊。”金木研第一次以琲世的身份忤逆了他,抱住他的脖子,吻住他的唇瓣,身体的每一丝每一毫都表达着对这个男人的喜欢。


  


  “有马先生,我喜欢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纵然时光短暂。


  


  他也想为自己搏一场无憾的人生。


  


  “当初你为了让我活下来,牺牲了自己,逼我走上独眼之王的道路,这一次……你可以为了让我这个独眼之王活下来,把你自己给我吗?”


  


  “你在说什么天真的话。”


  


  “天真吗?可是我真的不想活下来了啊。”


  


  金木研吻着无动于衷的男人,眼泪从眼角滑落,无声的哭泣能让人心都碎了。


  


  他不是琲世,他是来自于未来的独眼之王。


  


  这些年的经历让独眼之王不堪重负,难以维系自身的精神状况。


  


  好累啊。


  


  真的好累啊。


  


  有马先生……我完成了对你的承诺,能和你一起死吗?


  


  在他有这样念头的时候,有马贵将突然摸住了他的头,指尖按在头皮上,力度有些重,但是很舒服。金木研早就忘了依恋一个人的反应,他压在有马贵将身上,琲世的身体本能代替他仰了仰头,让有马先生能够进一步按摩和抚摸他。


  


  放松的瞬间,有马贵将就把敢造反的金木研给掀翻了。


  


  金木研闷哼一声,被一具强健有力的身躯压制住,对方传递的温度让他的头皮发麻,睡衣下的肌理清晰可见,身体仿佛要被对方融化了一样。


  


  有马贵将抓住他想反抗的手,冷冷地说道。


  


  “我花费心血培养你,让你成为独眼之王,你就给我这样的结果?”


  


  “你要我做的我都做到了。”


  


  所以,你还想怎么样啊,有马先生!


  


  “我要你活下去。”


  


  “说得好听,你培养出琲世,我根本就没办法割舍掉这部分,有马先生,你死在我面前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整个人都要被你逼疯了!”


  


  “……”


  


  “我什么都不想要……独眼之王的位置是你塞给我的,我不想当什么王,我宁愿和你对战的时候,死的人是我……”


  


  “你……”


  


  有马贵将看着露出绯红赫眼的金木研。


  


  成年的雄狮在对前一任的养育者发出愤怒的咆哮。


  


  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有马贵将心头浮现,让他无法生气,对金木研,他做过很多强硬冷酷的事情,但对琲世,他没有办法对待其他人那样对待他。


  


  “别哭了,眼泪没有任何意义。”


  


  “明明是有马先生太过分了,养了我又不负责……”


  


  金木研止住泪水,冷着脸侧过头,脖颈下睡袍凌乱,裸/露出白皙的皮肤。


  


  琲世是非常俊秀的青年。


  


  而金木研成王之后残酷的气质,让这份容貌完全突显了出来,形成独特的魅力。


  


  这便是有马贵将所期待的下一任独眼之王。


  


  以计划而言是成功的。


  


  然而——


  


  计划赶不上变化,中间出岔子了。


  


  有马贵将关了床头灯,把他扣在怀里不允许乱动,说道:“睡吧。”


  


  金木研抿了抿唇,在有马贵将怀里又变成了温顺的琲世,借用这个方法获得对方最大的宽容。他在男人的双臂之间无法动弹,稍稍想换个睡姿,他就被轻轻拍打了背部,让他的腰有些发软,这是连琲世都没有享受过的亲昵。


  


  不得不说,有马先生非常会掐准他的命脉。


  


  他喜欢这种感觉。


  


  金木研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心跳絮乱,毫不怀疑有马先生听得见。


  


  “我曾经想过复活你……”


  


  但是他得到的仅仅是躯壳。


  


  “你一定不想死了又醒来,看见当时混乱的东京,而且完美复活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我不愿让一个怪物占据了你的身体。”


  


  这样的复活,是在玷污以白色死神身份守护CCG而死的有马贵将。


  


  “有马先生,能再见到你,真好。”


  


  “还在做梦吗?”


  


  “是啊,零点还没到呢,我今年是二十八岁的生日。”


  


  “在梦里没有朋友吗?”


  


  “有的,他们今天没有来打扰我。”


  


  “丈呢。”


  


  “平子先生在辞职后加入了我的『黑山羊』,努力为我打工。”


  


  “黑山羊?”


  


  “组织的名字。”


  


  “听上去和高槻泉有点关系。”


  


  “高槻老师死了,死在和你同一天的时候。”


  


  “同一天……”


  


  “旧多二福干的。”


  


  金木研的话让有马贵将眼神冰冷,他还指望高槻泉能够辅佐琲世,让琲世知道更多和修家与喰种世界的秘密,结果这个后手竟然这么快就死了?


  


  要你何用,独眼之枭。


  


  “我会解决的,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就太好了……”


  


  金木研的声音温软,平平淡淡得听不出什么情绪。


  


  有马贵将知道,就算能改变也改变不了金木研,金木研是以最艰难坎坷的方式从泥坑里爬出来,还活到了二十八岁的时候。


  


  在寂静了一段时间后,零点慢慢到来。


  


  金木研在他怀里喃道:“有马先生,我困了,要回到梦里去了。”


  


  有马贵将摸着他的头的手一顿。


  


  “金木研,好好活下去。”


  


  “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给琲世一次机会,不要让他搬出去,他只想留在你身边……还有……”


  


  话到最后,断断续续。


  


  金木研阖上眸子,嘴角噙着笑意,“无论未来怎么样,我在你身边很幸福……让我睡到……天明……”


  


  “好。”


  


  有马贵将的回应,让金木研失去意识前安心下来。


  


  这个结果,勉强算好的吧。


  


  零点到。


  


  佐佐木琲世的呼吸酣甜,危险的气息消散,变回了软绵绵的感觉。


  


  有马贵将看他半晌,失笑道:“区别还是很大的啊。”


  


  长大后就脾气变坏了。


  


  第二天,天明。


  


  佐佐木琲世感觉睡得很舒服,一直贴在温热的东西上,腰上也有像手臂的东西搂着他,搁着腰侧,没有一个人睡觉的孤独感。


  


  这让他想要一直睡下去……


  


  欸?!


  


  他猛然睁开眼,惊讶地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有马先生睡在他身边,五官俊美清冷,闭上了让人联想到死神的眼眸后,白色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意外的温情了许多。


  


  有马先生一直都很好看。


  


  他们之间距离极近,他抬抬头就能触碰到下巴。


  


  佐佐木琲世突然红了脸。


  


  从耳根一路红到了脖颈,蔓延速度快得惊人。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睡袍下没穿内裤,下半身光溜溜的,能感觉到明显的晨/勃。他近距离贴着有马先生,衣衫不整,整个人像是蜷缩在有马先生的怀里。


  


  昨、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啊!


  


  有马先生对他做了什么?不不,其实做了什么也无所谓,问题是他怎么没有记忆?!


  


  不对!他在想什么啊!


  


  佐佐木琲世埋头哀鸣,想要抑制住身体反应,心情害羞到爆炸。


  


  “琲世,早。”


  


  “早……有马先生。”


  


  新的一天的早晨,佐佐木琲世鸵鸟式的藏在被子里,双手抱着有马先生的腰,舍不得推开,性取向直接摇摇欲坠。


  


  嗯,如果是有马先生……似乎可以接受?


  


  “琲世,放开手。”


  


  “有马先生,你睡了我要负责。”


  


  “……”


  


  到底是哪本书告诉你,单纯睡了一觉要负责的?


  


  有马贵将掀开被子,微妙的看见琲世黏在他怀里,脸颊都熟透了。


  


  看上去像是发抖的小动物。


  


  “起床了。”


  


  他揉了揉琲世的头发,催促对方不要赖床。


  


  “有马先生太过分了。”


  


  佐佐木琲世呜咽一声,喉头带着哭腔,最后用飞快的速度跳下床,冲向洗浴间。


  


  有马贵将愣住。


  


  头一次,他觉得跟不上琲世的思路了。


  


  在未来的另一个世界里,金木研在墓碑旁苏醒,发现身上还多出一件白色外套,上面带着某个熟人的气息。


  


  月山习站在他身边守着他,见状优雅地弯下腰,拉他起来。


  


  “金木君,起床了。”


  


  “什么时候了?”


  


  金木研抓住他的手站起来,头还有点晕眩。


  


  月山习扶住对方,担忧地看向他蹙眉的脸色,随后沾沾自喜地想到所有『黑山羊』的成员,没有一个人能在金木君睡着的时候接近他。


  


  “金木君,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大家?”


  


  “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有全到齐了,就等着庆祝。”


  


  “啊……”


  


  金木研在片刻的失神后,明白了过来:“多谢了,是你帮我组织的吧,月山先生。”


  


  月山习温柔地笑道:“不用和我道谢,我的王。”


  


  他落后一步,让金木研走在前面。


  


  金木研稍微忽略了他的举动,就被美食家从后面亲密地贴耳说道:“金木君还是不要落泪的好,虽然泪水是如此甜美芬芳,但是我希望你还是能开开心心的。”


  


  金木研的表情一僵。


  


  而后,他幽冷地问道:“只有你看见了吗?”


  


  月山习得意道:“是啊。”


  


  其他人无缘看见王最脆弱的画面呢。


  


  “我说我怎么感觉眼角好像被人舔过了——”金木研转过身,脸上带着森冷的杀气,“月山先生,你是在逼我灭口吗?”


  


  他的赫子生长出来,急需要找个人发泄一下心情。


  


  很好。


  


  面前的人耐打。


  


  月山习见机不妙拔腿就跑,大喊道:“哦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最忠诚的骑士!我发誓我没有碰你其他地方!”


  


  “呵呵。”


  


  砰地一声被拍飞的声音响起!


  


  月山习痛并着乐。


  


  在晚上的生日庆祝会上,金木研被醉酒的月山习告白了,深情款款到一群人鸡皮疙瘩泛滥,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雾岛董香捏碎酒杯。


  


  该死的,怎么这么多窥视金木的男人女人!


  


  ——END——


  

评论
热度(1309)
©爱做梦的凯洛 | Powered by LOFTER